主页 > Q生活吧 >「有个社会容不下铜锣湾书店,但我们还有公共册所。」 >

「有个社会容不下铜锣湾书店,但我们还有公共册所。」


2020-06-11


「有个社会容不下铜锣湾书店,但我们还有公共册所。」

「出版自由,是相当具有古典意义的言论自由。」杨缅因说。

2016 年台北国际书展开幕当天,台北市里还有另一个书展同时开幕;这两个书展同样有六天展期、同样每天都有不同的讲座活动,但展出场地大小各异,参展品项也截然不同。

这个书展,是「台湾劳工阵线协会」和「公共册所」合办、在公共册所展出的「2016 公民书展」;参展书籍,全是 NGO 团体的出版品。

杨缅因是公共册所的「所长」,他和台湾劳工阵线协会的孙友联都提到,NGO 团体没什幺经费做出版品的宣传,也很难有办法承租国际书展的展场摊位,而公共册所的主力贩售书籍及自家的出版品,都与社会运动及公民团体推行的议题有关,在这个地方举办公民书展,十分合适。

「图博之友会」的会长周美里,认为公民书展与国际书展同时举办,很有意义。「书是传播想法的重要工具,」周美里表示,「以图博之友会这样从未募款的 NGO 而言,出版及销售书籍不但是笔收入,可以协助活动的支出,也是与国内大众沟通、介绍图博状况的重要管道。」

「这里虽然地方小,但是志气大;」华人民主书院董事顾忠华教授说,「因为 NGO 组织倡议的,都是和全世界有关的议题。」顾忠华认为,公共册所的「公共」二字十分重要,因为所谓的「社会主流」就是「多元意见的汇集」,是彼此尊重包容,而非相互排挤、强力压抑。

事实上,2016 农曆大年初二在香港发生,被官方称为「旺角骚乱」的「鱼蛋革命」,就是长期压抑的力量浮上檯面的实例。

「每年七月香港会有很盛大的香港书展;」前几年在香港居住的作家张铁志表示,「虽然大家都笑说香港人好像只在那个时候买书读书,但香港人其实很羡慕台湾包括独立出版及独立书店在内的多元出版环境。而这次的公民书展,想必会让香港朋友更羡慕了吧。」

社会运动其实涉及社会改造,并不是只在街头抗争,而是在各个层面以不同方式进行。这几年台湾社会对于各种议题的关心、讨论,以及产生对应行动的次数渐多,年龄层也渐广,虽然许多讨论及想法还不算成熟,却的确朝着更民主、更在意人权、更包容多元的方向推进──而这一切,长期推动各项议题、并且出版相关着作的 NGO 团体功不可没。

孙友联笑道,「我们的《崩世代》前几年得金鼎奖,我就对当时的文化部长说:我们不止会抗议,我们还会写书;我们不止会写书,我们还能得奖!」

2015 年底香港铜锣湾书店相关人员被中国当局一一祕密拘捕一事,让人忧心,也让人气愤。2016 公民书展,就在主要参展团体代表齐呼「声援铜锣湾书店」喊声下正式开始;对照中国对于民主及人权的蔑视,能够出现「公民书展」的台湾更显重要及珍贵。

「有个社会容不下铜锣湾书店,但我们还有公共册所。」杨缅因说。

►►2016 公民书展相关讯息

觉醒吧!《公民不冷血》►►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慱管理网入口|多方位全天陪伴|每日快速提供|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赌城线上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搏sunbet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