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省生活 >等了五天终于出面!祖克柏回应剑桥分析事件,但他并没有道歉 >

等了五天终于出面!祖克柏回应剑桥分析事件,但他并没有道歉


2020-07-28


等了五天终于出面!祖克柏回应剑桥分析事件,但他并没有道歉

《纽约时报》和《卫报》报导称,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英国数据公司利用从 Facebook 开放接口中获取的 5000 万份用户数据,在 2016 年帮助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胜出。

消息传开之后,舆论的矛头指向了 Facebook,为什幺没有保护好用户的数据?为什幺要开放给第三方企业?除了已知的数据洩露以外,Facebook 还把用户的数据出卖给了哪些人?

Facebook 没有道歉。3 月 16 日,公司法务副总裁刊文表示,他们已经封了「剑桥分析」及其母公司的帐号。3 月 17 日文章更新称,所谓「数据洩露」的指控「完全错误」,用户使用「剑桥分析」的应用并在知情条件下提供了自己的个资,系统没有被入侵,帐户密码及相关敏感资讯也没有被盗。3 月 19 日週一,Facebook 发出公告,称已聘请独立审计机构对「剑桥分析」及事件洩密者展开调查。

从头至尾,祖克柏没有露面,但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监管者,他们都希望祖克柏代表 Facebook 官方出面做出解释。明尼苏达联邦地区法院的参议员 Amy Klobuchar 在电视上说道:「我觉得他应该向美国人民解释一下为什幺会发生这种事,我们有多少人受到了伤害,还有最重要的,他们打算怎幺解决这件事。」

网路上,针对 Facebook 的批评指责像浪潮般一波接着一波,这家社群巨头的回应引起了很多人的抵触情绪。在推特上,「#DeleteFacebook」成为了热门话题,像之前的「#DeleteUber」一样,它从一个简单的话题标籤进化成了时下最热门的网路运动。

祖克柏大概无论如何不会想到,Facebook 有一天会沦落到「狼性创业公司」的相同处境。在这场疯狂的「革命运动」中,他缄口不言,连这一事件的员工讨论会也没有出席,而这样的沉默也遭到了网友和媒体的反覆抨击。

就在铺天盖地的舆论批评越来越失控时,沉默多日的祖克柏终于现身,台湾时间今天凌晨三时,他在个人的 Facebook 帐户上更新了针对这一事件的回覆。

在 937 个单字的回应中,祖克柏坦言没能保护好用户数据的 Facebook 没有资格为用户服务,他整理 Facebook 应对这一事件的时间轴,并列出了即将落实的应对策略。以下是祖克柏发表在个人帐号上的声明全文。

我想就剑桥分析的情况分享一些最新的讯息,包括我们已经採取的一些举措以及未来针对这一重大事件的行动计划。

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们的数据,如果我们没有做到,那幺我们没有资格为你们服务。我努力了解了这一事件的细节,并思考如何能够保证这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好消息是,阻止类似事件发生最为有效的举措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落实,但我们也犯下了一些错误,能做的还有很多,我们要站出来採取行动。

以下是这次事件的时间轴:

2007 年,Facebook Platform 开放平台发布,我们希望能为更多的应用提供社群能力。在日曆上你应该能看到好友的生日,地图上应该能看到朋友们住哪儿,通讯簿里也应该能看到他们的照片。为此,我们授权让人们能够在其他应用中登陆 Facebook 的账号,并将他们的好友资讯一同分享给第三方应用。

2013 年,一位名为 Aleksandr Kogan 的剑桥大学研究员创建了一款性格测试应用,安装这款应用的用户中有近 30 万人分享了他们的 Facebook 数据,包括他们部分的好友数据。考虑到当时 Facebook 平台的规则,Kogan 得以获取这些用户数以千万计的好友数据。

2014 年,为了杜绝应用对数据滥用,我们宣布对整个平台做出大型调整,这些应用能够访问的数据自此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最重要的,类似于 Kogan 的应用不再能够获取其用户的好友数据,除非这些用户的好友们同样授权了这款应用。我们同时要求开发者们必须在获取我们的许可后才能向用户徵求敏感讯息。这些举措能够防止类似 Kogan 的应用获取今天海量的数据。

2015 年,《卫报》记者发文称 Kogan 将应用获取的数据分享给了剑桥分析公司。这违背了我们的开发者规则,即不得在没有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分享数据。所以我们立刻在平台上封禁了 Kogan 的应用,并要求 Kogan 和剑桥分析透过正规形式证明他们已经删除了全部不当获取的数据。他们提供了相关证明。

上週,在《卫报》、《纽约时报》和《Channle 4》的报导中,我们发现剑桥分析或许并没有如他们所证明的那样将数据删除。我们立即禁止他们使用我们的任何服务。剑桥分析声称他们已经删除了所有数据,并同意接受我们聘请的审查公司进行法务审查。同时我们也在与监管部门合作,一起调查事件真相。

这起事件是发生在 Kogan、剑桥分析和 Facebook 之间的信託违背事件。但同时也是 Facebook 对分享自己数据并希望我们妥善保管的用户们的信用违背。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就此,我们已在 2014 年为阻止恶意获取用户信息事件採取了几点最重要的举措,但还有很多要做,下面我将简单指出几点:

第一,我们将调查所有在 2014 年我们改变平台策略、限制数据获取之前使用大量数据的应用,同时将对所有存在可疑活动的应用进行全面审查。我们将在平台上封禁所有不接受审查的开发者。此外,如果我们发现这些开发者中有滥用用户个人信息的情况,我们将封禁他们,并通知所有受这些应用影响的用户,包括此次事件中被 Kogan 利用数据的用户。

第二,我们将进一步限制开发者对数据的使用,以预防类似滥用情况的出现。例如,如果你 3 个月都没有使用某一应用,我们将取消开发者获取你的信息的资格。当你使用 Facebook 帐户登录该应用程式时,我们将减少你个人数据的分享——只提供你的名字、头贴以及邮件地址。除了从我们这里获取许可以外,我们还将要求开发者签署一份合约,向用户申请获取其贴文或其他私密讯息。在未来几天里,我们还会发布更多的措施。

第三,我们希望用户对授权获取信息的应用保持知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在每个人的主页动态墙置顶一个小工具,方便用户查看授权应用名单并取消授权。在隐私设置里,这一工具已经开放,现在我们将把它置顶在信息流中,以确保每个人都能够看到。

除了 2014 年採取的几点举措之外,我认为如果我们要继续保证平台的安全,以上几点是必须要做到的。

我一手创立了 Facebook,自始至终,我都会对所有发生在我们平台上的事件负责。所有保护社区而需要我做的事,我都会认真对待。儘管剑桥分析的事件在今天不再会发生,但这并不能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我们将从这次事件中总结经验,以保证我们平台的安全,同时让我们社区中的人们更加放心地前行。

我想感谢所有相信我们使命、和我们一起打造更好社区的你们。我知道要解决这些事件,花费的时间比想像中要更久,但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顺利解决这次事件。从长期来看,我们将建立起更好的服务。

在祖克柏发布回应贴文之后,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转发了祖克柏的发文,称:「如他所说,我们知道这事对人们信任的严重违反行为,对我们作为的不足,我感到非常后悔。」

民主党参议员 Edward Markey 在 Facebook 上回覆祖克柏的声明:「你需要来一趟国会,宣誓为此作证。」

祖克柏在万众期待中给出回覆受到了媒体和舆论的强烈关注,主流媒体纷纷在第一时间发出针对此回应的评论。

Axios 刊文《祖克柏没有说这些》表示了对祖克柏时隔多天之后发出回覆的失望,称祖克柏并没有道歉,也没有解释个资滥用为何没有在 2015 年得到绝对的控制,甚至,他也没有表示是否会出席国会的听证会。

《彭博商业周刊》刊文《饱受抨击、失去信任,Facebook 扮起了受害者的角色》,表示所有的隐私问题都是 Facebook 产品的问题,尤其对这家公司而言,这样的问题无处不在。     

《卫报》在报导中称,「五天疯狂的舆论批评,英美两国立法部门同时发起的传唤和调查,经历了这些的 Facebook 似乎终于明白,责怪用户不能理解其複杂的服务规则是远远不够的。」

《连线》发文《马克·祖克柏沉默带来的伤害不可逆转》,「儘管他回应了这次事件,但他并没有回应其中潜在的问题,等到祖克柏意识到并作出弥补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在网友的评论中,有很多人对祖克柏的答覆表示讚许,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与主流媒体相似的质疑,其中被网友质问最多的,就是祖克柏和桑德伯格为何没有在回应中道歉。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慱管理网入口|多方位全天陪伴|每日快速提供|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bt365体育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电子游戏app平台